浮生未歇

佛系嗑居老撕北老撕,偶而會高產,冷靜下來發刀,至於發糖……不好說

空曠的走道上,腳步聲由遠到近,一個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高挺的鼻樑上架著的鏡片也阻擋不了那目光,繾綣眷戀,眼角一抹柔情不自覺漫溢,如果忽略掉他身上那一大片扎眼的鮮紅不看的話,這一切其實還算挺浪漫的。

輕啟,走進了華麗的臥房。

女孩依舊沉睡著,如濃墨般的天鵝絨禮服描摹出姣好的身形,雪白的肌膚和雙唇上的殷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纖細的手腕上閃過一絲不協調的金屬冷光。

手銬。

“還沒清醒……是藥下的重了嗎?”

坐在了床沿,輕撫過她的臉頰,細心的整理著垂落的髮絲,順著弧度往下,那纖細白淨的脖頸,好像一用力,就能徹底捏碎,這麼純淨無暇的人兒帶點血,也能是另一種美感吧。
再往下……
手上把玩著女孩鎖骨上的墜子,自己無數次幻想過的情節,現在終於要成真了,眼神裡是赤裸裸的侵略,內心強烈的渴望像隻困獸咆嘯著急需被填滿。

想觸碰她,想徹底的佔有她,想……視線落到了她的唇上…或許…是甜的呢,目光一暗,傾身覆上。

“我的睡美人,該醒囉。”

用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音調,輕聲說著。

文案:我本人
圖片:水印在右下,侵刪
禁二改,二傳標明出處,比心♥

兩人身後是一大片血紅色彼岸花海,無盡的愛情,死亡的前兆,地獄的召喚。這花語還真是應景。

時間不多,仰頭一飲而盡。

那豪邁的動作,估計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把這茶水當酒在灌,在心底無聲的道別,我走了,願你平安,勿掛念。邁開步伐走上奈何橋,離去。

擦肩而過的瞬間,天曉得他多麼的努力,才克制住伸手挽留的衝動,眼眶被硬生生逼得泛紅,凝視著對方逐漸遠離的背影,也只有在此刻,才能這樣毫無顧忌的看著他,雙眸暈染上了水氣,一抹晶瑩順著臉頰滑落,那種失落感,就好像是心尖上最重要的人被強行奪走,疼到了骨髓裡,自身宇宙中萬千星河都因他的離去而黯淡無光,沒了以往的絢爛遼闊。

「等了這麼久,卻只能見你一面。」低下頭無聲啜泣著,看著剛才接過的棒棒糖,輕輕一吻,虔誠的像是在對待什麼珍寶,對他來說,這也的確是了,畢竟得依賴這一點甜,撐過下一個枯燥乏味的等候,很遺憾但已經滿足了。

「別哭。」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你?怎麼會回來?」聞聲抬起頭,看見自己朝思暮想了幾百年的人,就這麼走回身邊,已經思念到出現幻覺了嗎?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潰堤,想借著對方的懷抱宣洩自己的委屈,但幾百年來的克制及隱忍約束,讓他只是想想,不敢有一絲越矩。
「捨不得。」抬起指腹,溫柔抹去對方臉頰上的淚痕,心疼至極。
「你…你方才分明喝下了忘川……」
「吐掉了。」一把將對方攬進懷,輕拍著他的後背,細聲安慰著手足無措的人兒,就像是萬年前哄著年幼的他一樣。

只是現在,小美人已經長成大美人了。

圖片:趙,鎮魂截圖,沈,微博,侵刪
文字:我自己
靈感:仙劍奇俠傳3
標題就是:只是想,再見一面。
已完結,本篇分成兩個部分,上集就看主頁的上一篇就行。

「撕--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沒有,把這喝了。」這人被漆黑如濃墨般的氛圍環繞,深不見底,長年孤身往返黃泉直下三千尺荒涼之地,早已是一身冰霜,看著叫人心寒。

就這麼想消除我的記憶?老子告訴你,沒門。心裡叫囂,但表面戲還是得演整套,要不是那該死的老頭訂這什麼破規矩,自己也不用每次輪迴都來演這麼一遭。

伸手接過,是忘川水,喝下,此世徹底歸零,記憶被茶水無情洗淨,什麼都不會留下,過後走到黃泉的盡頭,踏過輪迴門,又將是新的一世生老病死。

輪迴就是個永無止境的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無限的循環,誰都無法逃脫,命運,這是自己最討厭的概念了。

摸了下口袋拿出棒棒糖,「拿去,反正我也帶不走。」等著對方接住這份隱藏起來的真心,短暫的片刻讓自己有時間凝視著眼前的人,繾綣難捨,全身流淌著溫柔從眼角不自覺滿溢而出,此刻時間彷彿為了他們而靜止。

兩人身後是一大片血紅色彼岸花海,無盡的愛情,死亡的前兆,地獄的召喚。這花語還真是應景。

時間不多,仰頭一飲而盡……

圖片:趙,鎮魂截圖,沈,微博,侵刪
文字:我自己
靈感:仙劍奇俠傳3
嘗試這種新的寫法,不帶人名,單純用語氣來分辨角色,很有趣!
還有後續,寫了刀版和糖版,我來想想之後發哪一個(推眼鏡

(你再這樣,我可就不要你了。)

大慶猛然驚醒,有靈性的琥珀色貓眼滿是錯愕與慌張,害怕再次被遺棄的無力感快把他壓垮,就好像是有人拿了把利刃,在他的心上一刀一刀劃過,這種疼是直接刻在骨子裡的,縱使歲月更替也無法釋懷,相反,還越發沉重。是惡夢,但未免也太真實了…

抬起頭環顧四週,正好對上了自家領導的雙眼,委屈的喵嗚一聲。

“死猫,不就是要你當個吉祥物,去好好安撫人小蘿莉的情緒,你居然上班時間打瞌睡?行了啊,這個月獎金不想要了是吧?”

(……幸好,你還在。)

圖片來源:微博,侵刪。
文字:我自己
原創,禁二改

乖,別怕啊,等下就不疼了,抬手拿下沾了血漬的眼鏡,就著衣角輕輕擦拭著,舉止可以說是優雅得體,如果忽略掉襯衫上大片的鮮紅及倒在地上的女孩不看的話,輕輕的抱起,讓她可以靠在自己的肩上,沒事的,有我在呢,低頭一吻落在髮上,雙眼虔誠嘴角卻笑的癲狂。

圖片來源:右下水印,侵刪
文字:我自己,原創,禁二改
總是對戰損對血有種偏執,我大概是變態哈,滿身是血什麼的太帶感了嗷

“沒什麼,大慶,林靜,你們倆裝備帶著跟我到案發現場,咱們去會一會這“裝瘋”的證人”

既然想不起了,就當沒這回事吧,不知道又如何,老子照樣日子過的風花雪月。

起身大步走出辦公室,桌前的案宗尚未闔上,那是一起連環兇殺案的報告,報告中目擊證人欄上明晃晃的印著二字……沈巍。

是時候,該見到面了。

瞎寫的,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
圖片來源微博,侵刪
原創,禁二改

鏡頭一轉。

特調處裡別說人,連個鬼影都沒見著,空曠的辦公區顯得冷清毫無生氣。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整個特調處從人到鬼,都齊聚在趙雲瀾那狗窝,每年他們約好,這天一定會集體翹班,回到這看看。

每個人心照不宣,絕口不提當年的那場惡戰,就當是他們那皮操嘴賤有了愛人忘了下屬什麼狗屁事都做的出的傻逼混蛋領導把他們擱著自己逍遙去了,至少還能有個念想,也不至於這麼難受。
但……真的能輕易釋懷嗎?

小郭拿起了掛在牆上的大合照,輕輕擦去上頭的灰塵。

“趙處,大家都想念您和沈教授了。”

特調處衍生小短文
沒有標題
可能還有續集小短篇
原創,禁二改
圖片來源:微博,侵刪
文字來源:我自己

今天是教師節,先祝賀我們的沈教授馮校長節日快樂,過節發個甜的,真的是糖。

獨坐於崑崙山巔,寒星孤月,飲下一杯相思,輕笑嘆世間奈何,貪戀描摹著畫中人一顰一笑,青絲披肩,及地黑袍,低眉頷首,思念無言流淌而過,男子了然一笑,垂眸低頭,燭火恍惚,已過一世,此刻萬物寂靜無聲。
~
煙波浩渺,使者一襲綢緞黑袍,乘一葉輕舟,幽冥斬魂使引渡歸魂,黃泉彼岸花繚繞,眷戀如煙,情深漫溢,一世等候,幸得故人歸。

巍瀾衍生小短文
標題就是他人求長生,我只盼故人歸
完結了,可能會有番外(?
原創,禁二改
圖片來源:微博,侵刪
文字來源:我自己

滴,幽畜卡
一家人就應該整齊的梳上丸子頭!!
發出了小瀾孩的哇哦聲~~

自修圖,原圖網上找的,侵刪
禁商用,二傳收圖隨意,標明出處就行

“一見如故,眉目成書”
沈巍啊,想你了。
隨手Po了一張,畫質什麼的偏離到南極,我真的盡力修了,火候還不夠,繼續努力衝鴨!

自修圖,字:用盆子吃飯
禁二改和商用
二傳收圖隨意,標明出處就行